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農民偷拍誣告局長:股東惡斗致拆遷安置房爛尾多年

  • 二貨二源
樓主回復
  • 閱讀:26355
  • 回復:0
  • 發表于:2019/6/14 18:19:34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宿州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原標題:農民偷拍誣告局長背后:股東惡斗致拆遷安置房爛尾多年


  2018年年底,關于安徽省宿州市泗縣規劃局局長王衛涉嫌玩女人、受賄、鋪張浪費等的舉報,在省委巡視組、市縣兩級組織紀檢部門大量出現。相關舉報經調查系誣告后,王衛向公安機關報案。被抓獲的誣告者,竟是一個與王衛僅有一面之緣的當地農民。北京時間記者調查發現,這起離奇的案件,或與王衛擔任工作組組長的當地一個爛尾樓股東惡斗爭奪控制權有關。

  皖北小縣官場奇案 農民偷拍誣告局長

  泗縣是位于安徽省東北部的一個小縣, 全縣總面積1856平方公里,總人口96.2萬人,素以貧困著稱,截止目前,仍是國家級貧困縣。

  4月下旬,家住泗縣大莊鎮新集村的農民陳奎——一個當地村民眼中的“能人”,突然被公安局叫走,自此再未能回家。陳奎妻兒自稱,至今不知其為何被抓,但該村村民表示,這不過是個托辭。

  事實上,在泗縣官場,9年前(2010年)陳奎就已因通過偷拍舉報的方式,將阻止他所入股石礦非法開采的屏山鎮監管官員拉下馬而名聲遠揚。在北京時間記者實地探訪時,泗縣屏山鎮現任黨委書記仝某表示,縣委張書記曾在一定范圍內說過陳奎偷拍誣告的事。

  但在遭遇陳奎跟蹤偷拍誣告陷害的泗縣規劃局局長王衛看來,“他是沒有資歷告我的”。王衛稱,他與陳奎素不相識,沒有矛盾,也沒有共過事,只是曾聽聞其惡名,僅有的一面之緣,也是在當地一個爛尾樓盤老板帶他到辦公室時,除此之外,從未單獨相處。

  王衛分析,陳奎有可能認識他還要早,因為他是公眾人物,縣城里都認識,他不認識陳奎但陳奎會在別人的指點下認識他,然后開車跟蹤尾隨,在車里用隨身帶著的監控攝像頭偷拍。此外,陳奎還曾趁他視察工地的時候,戴著安全帽混在工人里進行偷拍。

  王衛說,陳奎還有一個同伙名叫高某勇,是一個刑滿釋放不久的犯罪分子,兩人偷拍得手后,采取找人向紀委舉報曾為某事送過“多少多少錢”的方式去捏造些事情說法,用流氓的手段來對他進行誣告。

  王衛稱,陳奎等人采取向省委巡視組、市領導、紀檢委、組織部等部門大量散發舉報信的方式對他進行誣告,而且選在了縣級機構改革涉及他個人組織調整的關鍵時刻,目的就是通過紀委的調查讓他喪失組織調整的機會,丟官進監獄。

  王衛說,相關舉報經紀委查證系誣告后,縣里邊很重視,縣主要領導也認為這種行為很卑劣,要求紀檢委將此案移交公安機關偵查,他本人則向公安局報案。紀檢委和公安局兩次調查顯示,陳奎所反映的任何問題都不存在,全是誣告陷害。而公安局在抓獲陳奎后,從其家中起獲了一套監聽設備。

  對于遭遇陳奎的偷拍誣告,王衛認為,可能與他負責處理泗縣某爛尾樓有關。他作為縣政府工作組的組長,可能因為沒有滿足陳奎幕后指使者的利益訴求,未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招致其慫恿、教唆陳奎對他進行誣告陷害。王衛稱,公安機關正在深入偵察此案。

  股東惡斗爭奪控制權 拆遷安置房爛尾多年

  制發于2018年3月16日的《泗縣人民政府桂花苑專項工作小組關于協調推進泗城?桂花苑項目的工作職責》顯示,王衛為工作組組長,柏基磊是開發商泗縣德世宇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德世宇公司)的股東,但不是法人,該公司法人名叫鄒成虎。在該文件上簽字的,還有鄒成虎授權人張啟飛。

  該文件指出,之所以成立工作組,是因為桂花苑項目股東案件糾紛、拆遷安置、工程建設等問題引發一系列矛盾,多次引發影響社會穩定的群體性事件。

  工商登記資料顯示,德世宇公司成立于2009年12月,初始股東為李德樹(占股65%)、柏基磊(35%),注冊資本為800萬元。

  公司成立后,南京人鄒成虎將以個人名義花1610萬元拍得的泗縣15號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作價加入公司。2009年12月10日,該地塊使用權變更到德世宇公司名下。

  業已生效的判決中法院查明,該公司成立后數次發生股東變更,2010年7月份,股東變更為李德樹、柏基磊、鄒成虎、王禮付等6人。2011年12月23日,股東變更為鄒成虎、柏基磊,其中鄒成虎占股50.75%(包括李德樹轉讓的12.5%、王禮付轉讓的0.75%股份),柏基磊占股份的49.25%,鄒成虎為公司法人。

  張啟飛稱,這次股份變更發生后,鄒成虎于2013年3月13日以3500萬元的價格將所持德世宇公司50.75%轉讓給了他,《股權轉讓協議》簽訂后,他給付了第一筆轉讓款1000萬元,但由于鄒成虎轉讓股份前未通知擁有優先購買權的其他股東,導致一直未能辦理股權變更手續。

  對于鄒成虎當初為何選擇與柏基磊等當地人合作以及后來為何又轉讓股份,張啟飛認為,這與15號地是毛地轉讓有關,鄒成虎可能仰仗柏基磊解決征地拆遷問題,但兩人的合作不愉快,鄒成虎才謀求退出。桂花苑項目售樓部所張貼《項目建設及拆遷安置情況報告》顯示,該地塊共計拆遷155戶、面積28500平方米。

  事實上,柏基磊確實在15號地征地拆遷中起到了作用。發布于2012年3月的多則網帖顯示,拆遷戶張某離家一段時間返回后發現,居住多年的房子已被拆除,住建局官員告訴網帖作者,房子是開發商柏基磊找民工拆的。

  拆遷完成后,該項目并未開工,因為,股東之間又起了糾紛。同據前述法院判決,2013年10月21日,益泗縣工商局以鄒成虎偽造股份轉讓筆跡為由,將0.75%股份恢復登記到王禮付名下。12月19日,柏基磊以公司公章、財務專用章和營業執照遺失為由,在報紙上聲明作廢,向公安局申請重新刻制了公章和財務專用章,并于12月23日在工商局進行了登記變更,將公司法人變更為自己。

  2013年12月30日,鄒成虎向泗縣公安局和工商局舉報,拿出公章、財務專用章和營業執照,稱在自己手中,并未遺失。2014年1月14日,泗縣公安局收回了該公司重新刻制的公章和財務專用章。隨后,泗縣市場監管局撤銷了變更登記。2014年3月6日,泗縣公安局以涉嫌偽造公司印章罪為由對柏基磊立案偵查。半年后的9月10日,泗縣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決定對柏基磊不起訴。

  在是次工商變更被撤銷后,柏基磊將泗縣工商局(市場監管局)告上了法庭,此后歷經4次訴訟、3年時間,宿州中院最終于2016年6月30日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泗縣市場監管局撤銷變更有效。

  與此同時,柏基磊、鄒成虎、李德樹3人還就股份轉讓打起了官司。2016年9月7日,泗縣市場監管局執行法院判決,將原由李德樹所持12.5%股份由柏基磊名下變更至鄒成虎名下,變更完成后,鄒成虎占股50%,獲得控股權。與此同時,桂花苑項目正式開工。

  2017年1月,桂花苑項目辦理了《商品房預售許可證》,正式開盤銷售。當年8月,二期開盤,兩期八棟樓全部對外銷售。在此期間,發生了抽逃商品房預售資金事件,《安徽日報》曾予以報道。對此,張啟飛稱,他們對監管賬戶的相關政策不了解,以為公司賬戶上的錢可以自由支配,接到監管要求后已將挪用資金退回監管賬戶。

  房子雖然順利開盤銷售,但項目控制權爭奪仍然在繼續。時間進入2018年,柏基磊又通過訴訟將原由李德樹所持12.5%股份奪了過來。該年6月21日,泗縣市場監管局再次執行法院判決,將柏基磊持股變更為61.75%,相應核減鄒成虎持股為37.5%,柏基磊獲得了控股權。

  鄒成虎從法律上喪失了控股權后,張啟飛向宿州中院提起民事訴訟,要求鄒成虎退還其股權轉讓款,并賠償經濟損失1000萬元。宿州中院受理了此案,但截至目前尚未開庭審理。

  偷拍者與法人皆被抓 拆遷安置房或將又爛尾

  獲得公司控股權后,柏基磊開始謀求項目主導權,與鄒成虎、張啟飛的矛盾進一步激化。《泗縣人民政府派駐桂花苑項目工作組會議紀要》顯示,2018年9月29日,王衛主持召開工作組會議。會議議定,如柏基磊能在10月1日前,打入規劃局監管賬戶1000萬元,第二階段10月底前再打入1000萬元保障后續資金,工作組將保障柏基磊在項目上的決策權和監督權,如柏基磊不能按時履行承諾,工作組則重新考慮張啟飛方案,柏基磊則只享有工程知情權。

  柏基磊未能按時注資,由于缺乏資金,項目再次陷入困境。春節前(2019年1月31日),一條關于桂花苑工地2018年農民工工資一直拖欠不發的留言,出現在人民網關于安徽省委書記的留言板下。與此同時,關于項目工作組組長王衛涉嫌腐敗的舉報信也在安徽省委巡視組和宿州市、泗縣兩級組織紀檢部門大量出現。

  對于該留言,蘇州市委辦公室回復稱,今年2月底3月初,承建單位已先行支付部分工資,剩余工資待核實后將陸續支付,此事已移送至公安部門查處。

  3月12日,泗縣公安局以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為由將德世宇公司法人鄒成虎刑拘。3月26日,又以涉嫌合同詐騙為由對其執行逮捕。對此,張啟飛表示,公安局曾找他了解情況,他堅持表示兩人之間是經濟糾紛,不是合同詐騙,“民不告、官不究”。

  在針對王衛的舉報經查證系誣告后,泗縣公安局以涉嫌誣告陷害為由將陳奎刑拘。6月3日,泗縣檢察院向北京時間記者表示,陳奎涉嫌誣告陷害,已于5月9日被批捕。對于陳奎的被抓,其妻兒似乎并不很擔心,她們認為,陳奎很快就會被釋放,都用不了兩三個月。

  對于陳奎涉嫌偷拍誣告,有人認為系柏基磊指使,證據是2016年12月16日,柏基磊曾與陳奎簽訂《委托書》,委托陳奎為全權代理人,代為行使在德世宇公司的股東權利及履行股東職責;而在此后一次柏基磊主持召開的股東會議上,陳奎亦作為記錄人參加。對于這份委托書,柏基磊向北京時間記者表示,他當時臨時有事,就委托了陳奎一次。而對于出現在股東會議上的陳奎,柏基磊則表示,這是唯二的另一次。柏基磊否認王衛被陳奎偷拍誣告與他有關。

  6月4日,北京時間記者來到桂花苑項目工地實地探訪,并以購房者名義咨詢項目經理邵某何時能交工。邵經理表示,雖然一二期項目承諾的5月底交工沒能按期實現,但6月底應該差不多。至于拖延交工的原因,邵經理稱是因為柏基磊承諾向項目注入的資金一拖再拖,直到5月才以高息借款的方式為公司借來600萬元,耽誤了工程進度。

  至于含有155戶拆遷戶339套安置房的三期工程何時能交工,邵經理表示很擔憂。其稱,這600萬元已基本用完,截至目前仍無新的資金注入,他們也在找資金,但情況不樂觀,而一旦沒有后續資金投入,那么“只能說變成稍微大一點的爛尾樓”。

  對于陳奎偷拍誣告案下一步的走向,王衛并不樂觀。他說,現在陳奎等人涉黑的案件還沒查出來,陳奎背后涉黑涉惡的人還沒抓到,人們不一定敢去指證。王衛判斷,陳奎等人涉黑涉惡團伙應該有保護傘。

  王衛透露,陳奎團伙涉黑涉惡案,是泗縣唯一一個中央掃黑督導組督導的案件,警方起初了解情況做筆錄的時候,人們都認為應該借著打黑除惡趕緊說話,就把陳奎團伙背后毆打他人、強買強賣、套路貸等實際案情說了,但是因為有保護傘,一直沒深入去查。督導組離開后,有很多人怕了,該團伙則又采取一些流氓手段,導致有的人反而到公安機關翻供,說自己原來說的是錯的,反過來說對犯罪分子有利的話。“這個案件你們媒體要是揭開的話,不亞于云南那個孫小果。”——王衛最后對記者表示。

  來源:楊安平/北京時間

關注同城熱點 獲取最新資訊 點擊查看更多本地熱點話題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表